揭秘:惨不忍睹的动物实验旧照片(图)
本文摘要:动物实验在道德上或科学上都没有正当理由。那些在做动物实验的人指控反动物实验者对动物“用情至深”,他们自私且自以为是地认为问题很简单:牺牲动物生命是为了救人。然而相对的,反

揭秘:惨不忍睹的动物实验旧照片(图)

揭秘:惨不忍睹的动物实验旧照片(图)

动物实验在道德上或科学上都没有正当理由。那些在做动物实验的人指控反动物实验者对动物用情至深,他们自私且自以为是地认为问题很简单:牺牲动物生命是为了救人。然而相对的,反动物实验人士认为问救老鼠和救孩子哪个重要是无稽的,他们提出另一个角度:为什么不努力两个都救呢?为什么强迫人们掉入只能二选一的罪恶中呢?科学奠基在研究结果支持对人与非人动物残酷的研究方法,因为这样能以最低的方法达到最高的成果。动物实验是坏科学,18世纪的英国哲学家边沁说:问题不在他们是否有心智?或是有没有说话的能力?而在于他们是否有感受苦乐的能力?很明显地,如果拿人类来做活体解剖,他们感受到的痛苦总量既不依于沟通能力,也不依于解决问题的能力天才与蠢才感受到的痛苦是一样的。同样的,非人类动物感受到的痛苦跟人类也是一样,那些认为痛苦是罪恶的人,到底他们是基于人道?还是基于维护他们的职业?

月点击排行